这位小学校长偶然的体育教学尝试,让孩子们都-速威尔平衡车官网

这位小学校长偶然的体育教学尝试,让孩子们都


发布时间:2018-05-20 17:09


  新华社西安6月27日电 题:一个小学校长的“独”行

  新华社记者郑昕、李一博、张晨俊

  ↑四年级学生刘宇豪在操场上练习独轮车骑行

  长安处处有故事。盘踞在西安绕城高速东南角的马腾空村,相传曾出现过一只神鹿,令来此狩猎的唐太宗李世民战马受惊前蹄腾起。一千多年过去,在这座正经历城镇化大潮的村庄里,一匹匹“铁马”又奔驰而来,座上却都是稚气未脱的孩子。

  独轮车,看上去与学校体育扯不上半点儿关系。但在西安市的马腾空小学里,三到六年级的孩子几乎个个能骑上几圈,“高手”甚至可以边骑车边打篮球、打曲棍球。这并不是单纯的标新立异,独轮车运动对孩子体格、性情和心智的磨炼,在近4年时间里已逐渐显露出成效。更重要的是,在这个学校里占绝大多数的进城务工人员的孩子,通过独轮车看到了一个更大的世界。

  这一切,都来源于这所学校及其校长一次偶然的教学尝试……

  “独”门技艺

  “我是全学校骑独轮车最差的了。”

  马腾空小学校长陶建文说完后开怀大笑。他背靠着的一株松树,据他回忆是1985年小学刚搬来时由第一届学生种下的。一晃32年过去,当时的树苗到如今已生出大到足以覆盖整个校园广场的树冠。

  除此之外,这座公办小学的校舍并没有太大变化,原本在西安市也都并不起眼:全校只有一栋两层的教学楼,上下各有3个年级,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,全校目前共有307名学生。

  “规模小、条件薄弱、生源来自五湖四海,这就是马腾空小学的特点。”陶建文说,他自2013年7月调来这里当校长,就一直思考如何让这所不受人关注而且口碑一般的学校焕发活力。

  “体育是我一开始就想到的点子。”他说,“但像其他学校那样开展足球、篮球,我们虽然也很重视,但办学条件有限,不可能像市里学校那样正规完善。在了解和探讨之后,我们想到了独轮车。”

  ↑四年级学生王文博(前右)和魏小凯(前左)手拉手练习独轮车骑行

  于是这个直立起来能到不少孩子胸口的铁家伙,在2013年9月新学期开始时,出现在了校园里。“这东西当时在市面上找不到,我们托人网购了30辆,老师先试了试。”学校体育老师、独轮车教练雷攀峰说,当了快20年体育老师的他,那时也会问自己:“小学体育老师教教基本功就行了,怎么还出这种杂技似的‘洋相’?”

  比老师更加不理解的还有学生家长。陶建文回忆说,刚开始练独轮车,孩子们经常摔得青一块紫一块回家,有家长堵在校门骂,扬言倘若再练就要给孩子转学。“现在呢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他回答得很干脆。

  “现在不光是支持,很多父母都自己买了一辆给孩子在家里练。”

  “开始孩子看着新奇,可骑上去摔了两跤后,很多人胆子小不敢上了。老师就在一旁鼓励,甚至要鼓出比学生们更大的勇气骑上车子做示范。”学校教导主任车文娜说,“慢慢悟性高的孩子能骑上去走十几米,直至能绕操场一圈。老师的水平就跟不上学生了,可又不好意思在学生面前骑,于是放学后在旮旯拐角练练,其实摔得不比学生们轻。”

  “有的学生只用半个学期就能如履平地,我们再给他们进阶训练,比如练花样技巧或者拍球上篮。”雷攀峰说,就是这样不断精进,才让这么多学生掌握了这“独门绝技”,而老师也从“两眼一抹黑”到现在整理出80多个课时的校本教材。

  ↑六年级学生罗小瑞(前)在操场上练习骑独轮车运球

  “独”家秘方

  “学校从2013年推广独轮车后,三至六年级学生参加《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》测试的合格率,从当年的60%左右升至2016年的88%。”这是马腾空小学多位老师都津津乐道的一串数字。在陶建文看来,推行独轮车这项介于体育和杂技之间的项目,确实不像一般运动项目能给学生在升学上提供支持,但带来的益处却不少。

  “骑好独轮车,除了要有足够的体力和耐力,柔韧性、协调性和灵活性缺一不可,对大脑也是一种开发。”雷攀峰说,和城市的孩子相比,村上学校的学生营养还是差一点儿,身材普遍要瘦小。三、四年级是学生体力、脑力开发的关键阶段,有这样一种体育教育的介入,学生就得到了两个方面的锻炼。

↑四年级学生张福欣在操场上练习独轮车骑行

上一篇:苏华委员:深化产教融合 形成“政行企校”四轮

下一篇:向西部小伙伴捐独轮车,还传授车技(图)